正文

霍尔果斯上百家影视公司注销:冯小刚等明星资本大撤离

娱乐圈 娱乐圈大表哥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曾经的“避税天堂”霍尔果斯,引发了一众公司逃离。

据《证券时报》10月6日报道,自6月份以来,有超过100家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申请注销,包括了如徐静蕾、冯小刚等多位知名艺人担任法人或持股的企业,政策红利的消失、阴阳合同的发酵、行业制度的规范管理,让明星资本纷纷撤出这个曾经的避税天堂。

t01169be9285e651a79.jpg?size=600x333

空壳公司的消亡,会让霍尔果斯短期经济收益减损,但长期来看是刺破影视行业虚高收入泡沫、铲除滋生偷税漏税土壤的有益之举。

此外,范冰冰“阴阳合同”案也为影视行业发展敲响了警钟。这对于节后A股影视板块来说,无疑是一场利空。东方证券分析师邓文慧表示,影视内容板块受政策监管的影响较大,诸多新的内容形式在政策监管逐步介入后将受到相应掣肘, 未来若监管政策进一步收紧,相关产业将受到较大影响。

从蜂拥而至到疾步快跑

继崔永元撕破娱乐圈“潜规则”的遮羞布之后,娱乐圈包括明星及其公司的避税、逃税、偷税、漏税等问题所产生的连锁反应一直未曾停歇。

最为突出的要数霍尔果斯的公司注销潮:

6月14日,徐静蕾任监事的霍尔果斯春暖花开影业有限公司公布了注销公告;

7月23日,赵文卓和张丹露全资持股的霍尔果斯万奇影视传媒申请注销;

8月29日,霍尔果斯天翔影视传媒申请注销;

9月11日,任重担任法人持股10%的霍尔果斯星禾影业申请注销;

9月26日,冯小刚持股30%的霍尔果斯美拉以自行清算的方式申请注销。

近两个月以来,因为申请注销的公司实在太多,《伊犁日报》的版面都快不够用了,仅8月27日一天就刊登了25则“注销公告”!

t01e915c7010db6f615.jpg?size=883x555

这个曾经在“鼎盛时期”注册超过1600多家传媒公司的霍尔果斯,随着政策收紧、税制调整,影视行业与明星资本进入寒冬。

曾经的避税天堂

霍尔果斯,作为中国西部的边陲小城,本默默无闻,正是由于一系列的税收优惠政策才被公众所熟悉。

2010年,霍尔果斯被确立为经济特区,随后当地出台“企业所得税5年免征”的优惠政策,2013年出台“增值税奖励”政策,增值税留存最高返还50%,个人所得税地方留存部分返还90%,“五年免税5年减半”政策正式确立,2017年,霍尔果斯出台对上市公司30万到200万不等的奖励政策。同时,根据规定,2010年至2020年间,在霍尔果斯新注册公司五年内企业所得税全免,五年后地方留存的40%的税将以“以奖代免”的方式返还给企业。此外,企业的增值税、个人所得税等符合一定条件后可获得的相应的奖励。

注册成本低、税收回报高,内地企业前来注册公司的热情在过去两年空前高涨。然而,由于注册审查不严以及监管不规范,导致空壳公司比比皆是,一址多照、逃税漏税等乱象丛生。

有媒体报道,很多明星工作室注册在霍尔果斯,这些工作室注册资本只有1万元,实为空壳,只用于财务运作,享受税制优惠。

一切“好事情”总有消亡的一天,霍尔果斯的这些影视空壳公司也不例外。

今年1月份,霍尔果斯开始调整税收优惠政策。当地相关部门提出企业必须实体落地,有固定面积的办公场地和相应的办公人员,并为员工缴纳社保,拿出企业所得税减免的20%用于当地投资,缴纳保证金等条件。经营成本压力之下,去与留,成为摆在企业面前的一道选择题。

如果说彼时的霍尔果斯政策让企业还有选择余地的话,今年6月爆出的“阴阳合同”则让空壳公司最后一点希望泡了汤,不仅范冰冰被牵扯其中,被罚没8.8亿元,对于明星以及这些空壳公司,税务部门开始全面严查。

影视行业的规范之路

从注册到注销,依赖的主要是霍尔果斯的政策优惠,如今影视公司寒流有增无减,加上霍尔果斯优惠政策逐渐收紧,这一系列的变革,在霍尔果斯注册的公司纷纷“潜逃”,明星从资本市场撤退也在所难免。

自从5月底6月初,崔永元曝光阴阳合同开始到现在,已经有超百家霍尔果斯注册的影视公司走上注销之路。

影视行业的规范不仅如此,针对影视行业天价片酬的问题,中央宣传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电影局等联合印发《通知》,要求加强对影视行业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的治理,并划定了“全部演员、嘉宾的总片酬不得超过40%”的政策红线。随后,影视行业内部也发起了自治行动,包括主流视频网站、影视制作公司以及行业协会在内的诸多影视从业方,发布了一系列声明与倡议,抵制不合理片酬与行业不正之风。

中原证券表示,明星片酬迅速上涨是近年来影视剧制作、采购成本居高不下重要因素。 为了吸引收视率和点击量,近年来头部剧成为电视台和视频网站争相抢夺的对象, 头部剧的制作成本和采购价格也水涨船高, 而高企的成本并未明显提升影视剧质量, 诸多高投资、大制作的电视剧未能获得良好的市场评价。 其主要原因是主演明星片酬的过高, 挤压了投入影视制作的资金和资源比例。 三大视频网站是目前影视剧网络播放渠道的主要采购力量, 六家影视公司也曾制作过大量的头部影视剧,此次限制明星天价片酬将有效减少制作方成本压力与视频网站采购成本, 使影视剧成本结构趋于合理化。

范冰冰“阴阳合同”案的罚没也为影视行业发展敲响了警钟。

根据国家税务总局以及江苏等地税务机关的调查核实情况,范冰冰在某电影摄制过程中,以拆分合同的方式偷逃个人所得税618万元,少缴营业税及附加112万元。此外,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少缴税款2.48亿元,其中偷逃税款1.34亿元。

税务机关依法对范冰冰及其担任法人代表的企业作出相应的追缴和处罚决定,各项补缴税款、罚款数额加起来达8.8亿元人民币。

影视股承压

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曾公开表示,中国电影的第一次危机正在到来。这在二级市场上也如此。

数据显示,除去仍在停牌的万达电影,其余23家影视行业上市公司中,年初至今无一上涨,跌幅最大的是文投控股,跌幅为76.66%。此外,跌幅超过40%的还有7只,分别是中南文化、唐德影视、慈文传媒、长城影视、当代东方、欢瑞世纪、中广天择。

从经营数据来看,光线传媒等9家上市公司今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为同比下滑状态,华谊兄弟等9家上市公司今年上半年的归母净利润则出现同比下滑。

东方证券分析师邓文慧认为,国家出台政策限制天价片酬等事件的密集爆出,资本的撤离带走了投资高温、同时蒸发了不少市场信心。“监管趋严短期将会导致部分中小公司项目暂停,加快行业洗牌。从长期趋势看,观众对影视剧的需求仍然旺盛,而规范化管理有利于供给端集约资源、提高产 出效率。”

 

中原证券研报中提到,由于目前一线明星自带较强的流量属性, 在高商业价值的影响下, 短期仍具备较为强势的议价能力, 并且目前行业中存在明星身兼制作人、 出品人等多重身份, 将片酬转为股权、投资收益、分红等“ 非片酬收入”的形式躲避片酬限制, 因此短期内或仍需探讨行之有效的限制手段。 而二三线明星由于影响力不及一线明星, 缺乏议价能力, 此次或受影响较大。 若无法找到有效限制明星过高片酬的手段, 影视制作公司则需要面对上游无法有效限制一线明星片酬,而下游又受到视频网站采购压力的窘境。 但从中长期来看,对于行业健康发展仍是利好。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ylqcom (长按复制帐号),娱乐圈每天有你更精彩!

相关新闻

娱乐看点

《合伙人》本周即将收官 获网友好评如潮

《合伙人》本周即将收官 获网友好评如潮

《执行利剑》央视开播 法院新题材剧引人期待

《执行利剑》央视开播 法院新题材剧引人期待

王瑞昌《艳势番》杀青 新角色让人期待

王瑞昌《艳势番》杀青 新角色让人期待

林静《飞鸟集》热拍 重塑国产青春剧

林静《飞鸟集》热拍 重塑国产青春剧

《心灵捕手》马思纯吐露心声

《心灵捕手》马思纯吐露心声

精彩推荐

热门影视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