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丽人行
乱世丽人行

乱世丽人行

导演:
卢伦常 
演员:
韩雪付辛博毛林林张丹峰杨志刚李泽锋周璞王文思王佳男 石悦安鑫
简介:
娱乐圈电视剧提供乱世丽人行全集在线观看和乱世丽人行下载;乱世丽人行上映于2015年由知名导演卢伦常导演,并且由著名电视剧明星韩雪,付辛博,毛林林,张丹峰,杨志刚,李泽锋主演,此片其中还包括演员表、剧情介绍、剧照、影评等信息看电视剧就上娱乐圈电视剧大全展开全部
1-20
21-40
41-50
1-20
21-40
41-50
1-2
1-20
21-40
41-50

本片主演

全部主演>

分集剧情

第1集谢若雪设计劫掠疏影未果 自卫杀人令疏影恐惧不已

韩疏影本是上海一家船业公司老板家的千金,谁料父母早逝,家业被叔婶所占。1936年,为了维持船业公司的运作,叔婶将韩疏影远嫁淮北兰福镇的矿业老板谢炳炎做续房,而谢家二小姐谢若雪十分不满父亲再娶一个只比自己大两岁的小妈,于是设计劫掠韩疏影。 叔婶驱车送韩疏影来到淮北兰福镇,对照谢家所给信件上的地址觉得周边环境比起上海太过荒凉,但为了稳住韩疏影只敢小声议论。信上的地址实际早已被谢家二小姐谢若雪动过手脚,目的是将韩疏影引到此处劫走毁容,宣示谢家不是什么人都要的。 疏影的叔婶下车等了一阵却未见谢家人,叔叔责怪谢家礼数不周,没人来接准备回去,婶婶劝说只要能拿到合同就行,警告他不要让韩疏影动摇。婶婶走回车里安抚韩疏影之际,劫匪却到了,韩疏影的婶婶极力说自己是谢家的亲戚希望能被放过,却未料正中劫匪下怀。劫财之后,劫匪欲劫走疏影,她却已经从车上逃跑。劫匪一路紧追,疏影逃跑过程中失足落下山路逃过一劫,也正巧听到了劫匪议论谢家二小姐要害她一事。 逃到溪边,韩疏影藏到了厉家少爷厉文轩带领的抗日演出队的箱子里,厉文轩一开始并不知情,打开箱子看见她之后帮助疏影逃过了劫匪的追捕。问明上海的方向之后,韩疏影赤足前行,厉文轩不忍见她如此,给她找了鞋并推荐给她火车和轮船两条路,疏影谢过之后继续逃离。路上,疏影想起自己嫁到谢家的目的是为了换煤维持船厂的经营,自己一走父母创下的家业就完了,于是放弃了逃离往回走,正好遇到了叔婶和谢家接她的人,而带头的正是自己的同学,谢家的长子谢天赐。谢天赐关切的询问韩疏影的情况,疏影认为是谢天赐出卖了自己,给了他一巴掌。 谢炳炎找来二女儿谢若雪和三儿子谢家栋告知自己娶亲的事情,为了让若雪承认这个小妈他愿意答应她的一切条件。谢若雪提出让父亲去厉家为她跟厉文轩提亲,并与父亲在同一天成亲,来闹个大笑话。谢炳炎指责女儿诚心作对,拒绝了她,谢若雪撂下狠话出门。 韩疏影一行人在镇上休整一晚,她询问谢家的佣人二小姐的事,佣人劝她不要计较,并把谢家的传家玉给她,韩疏影虽不愿意戴还是收下了。佣人接着向她转达谢炳炎关于房事的想法时却被疏影赶了出去。来找韩疏影的谢天赐在门外听到了谈话,自己去喝闷酒,回想起父亲指着相片说韩疏影像死去的妻子淑芬的场景,更是气恼。 韩疏影出来买酒酒家已经关门,谢天赐看到赶紧追了上去,将自己的酒给了她。韩疏影职责谢天赐替父亲提亲的事情,谢天赐极力辩解,说自己是谢家捡来的,并未得到好的待遇,韩疏影让他脱离谢家,谢天赐却以不能舍掉现在的一切拒绝。疏影说出自己在学校拒绝谢天赐的原因是因为他身上的奴气,谢天赐气急意欲强占韩疏影,并让疏影表面上跟谢炳炎好,实际上跟自己在一起,然后生孩子瓜分谢家的财产,韩疏影挣脱逃跑。不料在路上遇到日本浪人意图不轨,韩疏影慌乱之际拔下日本浪人身上的刀刺伤他,手上染上了鲜血,此时赶来的天赐情急之下用石头砸死了日本浪人。事后疏影十分恐惧,谢天赐不停地宽慰她。发现疏影不见的其他人在管家牛二的带领下出来寻找,正巧遇上了回来的谢天赐和韩疏影,为了掩盖杀人一事,谢天赐用石头砸伤了自己的手,撒谎说韩疏影逃出来回上海,遇上了狼,自己为了救她受伤,韩疏影身上的血迹是自己的。管家怕回家跟谢炳炎不好交代,谢天赐让他隐瞒今晚发生的事。 第二天一早,韩疏影难以忘记昨晚杀了日本浪人的事,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不愿意见来服侍的仆人。谢天赐见状劝说韩疏影一定要忘记昨天发生的一切,忘记自己杀过日本人,这样的事说出去没人会相信她的清白。韩疏影终于换上的衣服,走到了花轿面前。

第2集若雪千方百计刁难疏影 日本人与谢家矛盾渐现

韩疏影随迎亲队伍一起回到谢府,路上谢天赐提醒她要提防管家牛二。见到韩疏影的谢炳炎为她路上遇到的惊吓报不平,交出三儿子韩家栋出来问候小妈好,韩疏影瞥见家栋身上的玉坠,却发现自己的不见了。疏影回房休息之后,谢炳炎让谢天赐去矿上赶走意图不轨的日本人,谢天赐显露出害怕的神色,谢炳炎训斥了他并决定自己前去。 韩疏影被安排了一个安静的房间,赶走众人之后,她闭门寻找玉坠未果,想起来在与日本浪人动手的过程中丢了玉佩。此时得知韩疏影安全到达谢若雪气急败坏出来发泄,反被两个公子哥调侃,更让她下定决心要让韩疏影怎么进门怎么出去。 韩疏影想要出门散步,却一直被牛管家派来的小翠等两个丫鬟跟随。路上遭遇谢若雪,谢若雪出言挑衅,说她是谢家繁衍后代的工具,说出了找抢到劫掠她的实情,还出言侮辱韩疏影的娘,忍无可忍的韩疏影动手给了她一巴掌,两人动起手来。韩疏影失手将谢若雪推入池中,幸好谢炳炎带人赶过来搭救。若雪告状,谢炳炎帮理不帮亲,谢若雪与谢炳炎发生争吵,惹怒谢炳炎,父女俩差点打了起来,幸好谢家栋及时跑出来阻止。谢炳炎指责谢若雪劫掠韩疏影,平日不守规矩的同时,又帮助韩疏影树立了谢家女主人的地位,谢若雪却不给父亲面子,宁愿下跪也不叫韩疏影小妈,谢炳炎带着韩疏影愤然离去。 回到房间里,韩疏影将过错揽到自己身上,谢炳炎表示自己的女儿就这个德行,让韩疏影不用管她。房外跪在地上的谢若雪既跟谢炳炎叫板,又辱骂韩疏影,让疏影心里十分难受。之后回房擦药的谢若雪本来想虚张声势引父亲关注,管家牛二告诉她谢炳炎不在,若雪向管家坦诚自己是担心弟弟得不到好的照顾,牛二表示自己会尽力照顾姐弟俩。若雪还跟牛二说自己觉得韩疏影整日阴沉,有些不对,牛二脸色有变但是掩盖过去,让若雪别这么想。 韩疏影去找谢天赐说自己丢了玉的事,让谢天赐去找回来被拒绝。于是她决定自首杀了日本浪人一事,被谢天赐极力阻止,这时管家牛二过来要婚礼的账单,韩疏影借故离开了谢天赐的房间。晚上睡觉时,韩疏影感觉房间不对,察觉到是谢若雪在捣鬼,却还是被放下鬼影吓住,想起了杀死与日本浪人的场景,吓晕在房里。谢炳炎找来医生为韩疏影诊治,医生说只是受到惊吓,韩疏影年轻调整几日就好。 谢炳炎随后来到谢若雪的房间里,坐在床边一直看着躺着的若雪,若雪被看得发毛坐起来为自己洗白称不是自己吓的韩若雪,谢炳炎其实担心的还是若雪下午跪地留下的伤,查看之后十分心疼。 第二天,煤场的主管提到现在的煤价一路攀高,谢炳炎为了避免新客户的背后买主是日提出自家的煤炭只卖给老客户。他向天赐询问韩疏影的病情,得知并无大碍之后放宽了心。天赐劝说谢炳炎将煤场交给自己,谢炳炎指挥他做事就好,不料谢炳炎直言十年之后自己的身体撑不住要将全部家产交给谢家栋这个谢家唯一的正牌接班人,让天赐到时好好辅佐他,谢天赐答应下来,借口要带韩疏影看病离去,心里十分不悦。

第3集谢炳炎无视日本人最后通牒 韩疏影初次逃离失败告终

谢炳炎出门就碰上了日本人东野,他让东野游玩吃喝,但不想要入股自家产业。东野谈起发展经济和共赢,谢炳炎让他回自己的国家去谈这些。东野接着提出,自己是最后一次来找谢炳炎,并掏出合同让谢炳炎三天之内给答复,谢炳炎将合同给了下人擦屁股。 这边谢若雪收拾东西准备离家跟随厉文轩去上海,避开谢炳炎的婚礼。谢家栋撞上了收拾行李的姐姐,两人为若雪逃走的路费发愁,最后若雪决定上谢天赐的书房拿,这是他让自己之前下跪的代价。在谢炳炎的书桌里,若雪发现了大量银元,带着银元出来的她出来正巧韩疏影和谢天赐。 韩疏影是在散步时遇上谢天赐的,谢天赐有意避开被她叫住,支走丫鬟之后她让谢天赐帮助自己逃跑,谢天赐却狠心拒绝。韩若雪威胁他如若不在婚礼之前帮助自己逃走,她就将与谢天赐联手杀害日本人的事告诉众人。这一幕恰巧被若雪看见,她找来谢炳炎,先是为自己之前的过失道歉,谢炳炎询问她到底何事,若雪发誓说她发现韩疏影和谢天赐有奸情,两人联手想要夺走谢炳炎辛苦创下的家业。谢炳炎因调查过两人并无暧昧,且考虑到若雪对两人都不喜欢,表示只相信若雪三分三分。但若雪走后,谢炳炎跟管家牛二商议不起此事,牛二说出了在镇上那晚上山里找到二人的事,谢炳炎心生怀疑,叫来了天赐。他先跟天赐说起了自己多年前捡他进门的事,并问他是否喜欢韩疏影,谢天赐跪下证明自己未曾喜欢过、,谢炳炎让他一定断了对韩疏影的念头,并借口让他带人去恢复三号没坑,想在成亲之后就把谢天赐支出谢府,谢天赐无奈答应。出来之后直接去找了韩疏影。 韩疏影和丫鬟接着逛谢府,了解到后门无人把守,心里暗暗打定了主意从这里逃走。后遇到了奔跑放风车的天赐摔倒,她扶起了他,并帮他轻轻擦手,天赐因此放下心来,觉得小妈进门后一定不会打自己。韩疏影又看见了家栋身上的玉,家栋告诉她谢炳炎送给韩疏影的那块玉以前在谢炳炎身上,上面写着“安康”二字,并让韩疏影拿出来看看,疏影推脱自己的在里面不方便拿出来,回到房间里心神不宁。这时谢天赐面色难看的过来说起自己要等第二天带着韩疏影走,再夺回自己在谢家二十五年应得的一切,并营造出婚礼第二天谢家新太太和大少爷私奔的场景让谢炳炎难堪,韩疏影心中疑惑但暂且答应。 婚礼当天,阿婆正在给韩疏影化妆,谢若雪过来说韩疏影蛇蝎心肠,并表示自己不会轻易认输,响起的锣鼓声就是好戏的开场。谢炳炎的酒席现场热闹非凡,天赐以谢家大少爷的身份迎客,若雪此时过来叫谢天赐一声得知天赐不是谢炳炎亲生的之后从未叫过的“哥”,并敬酒为谢天赐去矿上送行。厉文轩在这时出现,若雪十分开心,天赐和文轩寒暄之后就走开了,若雪带着文轩去见了父亲。谢炳炎也十分欢迎谢文轩的到来,并表示若雪十分着急想嫁给文轩,以酒试文轩之后又支走谢若雪之后,叫文轩赶紧让家里下聘礼娶若雪,文轩借口自己只把若雪当妹妹,并且自己年纪还小并没有答应。 疏影拿着谢天赐给她的后门钥匙,怕他再出卖自己,决定自己出逃。支走丫鬟之后,韩若雪带着行李出来,却碰到了出来走的厉文轩,厉文轩决定帮韩疏影逃走。这时碰到了来寻找他的谢若雪,两人躲在假山里不小心行李掉地被发现,谢文轩独自出去应付谢若雪,借口假山十分脏乱阻止了谢若雪进去找两人小时候藏的宝藏的想法,并说自己要走而带走了谢若雪。韩疏影后来出逃碰到丫鬟来寻找她,不得不放弃随丫鬟回去。 谢若雪送文轩出来,说自己想跟文轩去宣传抗日,但是自己家里面还有大事不能马上去,让文轩去上海等自己。厉文轩走之后又爬墙回到假山,却发现韩疏影不见了,一路找到疏影的房间,看到她落寞的疏影十分难受却无可奈何。 谢炳炎跟老友喝完最后一杯酒就准备回去洞房,而在一旁倒酒的天赐却心怀鬼胎。

第4集天赐疏影逃走被抓回 谢炳炎不愿卖国被枪杀

倒酒时,天赐往酒里下了药。谢炳炎询问天赐是否怪罪自己让他下井,天赐表示不会,他又让天赐代替自己喝了这杯酒,天赐正欲喝之际他接过酒自己喝下。 谢炳炎来到洞房,步履蹒跚,看到韩疏影的他想起的却是自己死去的妻子,拉着韩疏影叫淑芬。韩疏影说自己不是淑芬,自己不甘心,让谢炳炎放过自己,但谢炳炎说韩疏影已经嫁到谢家,不能走了,并一直把她当做淑芬来对待,直至药性发作昏过去。韩疏影对昏过去的谢炳炎道歉,并卸下成亲的首饰。 谢天赐偷了谢炳炎保险柜里的钱过来找韩疏影,两人准备逃走却发现后门的钥匙已经被换了,谢天赐发现事有不对却已经来不及了,赶过来的抓住了要逃跑的两人,在谢宅里架起油锅要惩罚他们。面对盛怒的谢炳炎,谢天赐跪下求饶,说自己是为了不下矿才这样,但韩疏影直言自己不想被当做商品买卖才逃跑,不愿意跟谢炳炎求饶,说自己没有尊严的活着不如死掉。谢天赐替韩疏影求饶却反被谢炳炎骂,叫来人在谢天赐身上用手试油,并要把韩疏影扔进油锅,若雪和家栋也都为两人求饶,谢炳炎问明疏影并不是与谢天赐合谋骗自己之后,让疏影求饶,疏影仍不愿意,直到若雪劝说,她才求谢炳炎放过自己。但谢炳炎表示自己放过她是因为疏影连逃走都没有带走谢家的任何财产,但他们必须受到惩罚,将会把他们各抽五十鞭,放到荒山听天由命。 两人刚被绑在柱子上,就有下人急急忙忙赶来,说矿上出事,全是日本兵,谢炳炎十分气愤,带上人去矿上,暂时将两人关到了后院柴房。被扔到柴房的谢天赐,为日本人的到来感到痛快,而这边刚出门的谢炳炎,发现整个谢府都被日本兵包围,情形十分紧迫,暗地里让老佣人去放了天赐和疏影,让他们逃跑。 谢家家眷都被日本人押送到前往矿上,路上管家跟谢炳炎都担心谢若雪是女儿家的安危,两人在路上涉及将谢若雪推下山路,保她周全。到矿场的谢炳炎遇到了日本人东野,原来东野是日本军官。东野让谢炳炎交出合同未果,就要霸占煤矿,理由就是谢炳炎杀了日本公民,也就是一周之前韩疏影和谢天赐杀掉的日本浪人,而证据,就是死去的日本浪人手里握着谢炳炎送给韩疏影的随身玉。家栋想说那块玉已经给了疏影,谢炳炎阻止了他,并告诉他男人要有担当,韩疏影过了门就是自己的家人,应该受到保护。东野让让谢炳炎选择是要他的命还是煤矿,谢炳炎说自己不能眼睁睁让自己的煤矿为日本人提供动力,去杀害中国人,不幸被东野枪杀,东野还抓了家栋威胁管家拿出矿契换人。赶回家的牛二遇到了坐在门口的谢若雪,悲痛无比的告诉若雪日本人杀害谢炳炎的事,若雪不敢相信,质疑牛二的话,终因悲痛过度而晕倒。 逃出来的谢天赐跟韩疏影商量去处,韩疏影不愿意跟谢天赐走,她不认同谢天赐的做法和人品,要自己回到上海。谢天赐这时拿出来偷走的矿契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却彻底的让韩疏影对他死心,疏影为了帮助谢家拿回矿契,与谢天赐坐上了渡船。

相关资讯

《乱世丽人行》1月2日开播 韩雪付辛博张丹峰陷情感纠葛

《乱世丽人行》1月2日开播 韩雪付辛博张丹峰陷情感纠葛

查看更多

评论